主页 > www.773113.com >
攸县男子10岁时与哥哥离散 五十年后兄弟终于团聚
发布日期:2021-02-15 01:49   来源:未知   阅读:

    离散五十年兄弟终于团聚

    攸县男子10岁时与哥哥离散,志愿者帮他找到家人

    

    2月9日,株洲市攸县皇图岭镇河西村,64岁的刘卫权(右)抱紧二哥刘卫民,失声痛哭起来。图/记者金林

    本报记者曹伟长沙报道

    2月9日上午,株洲市攸县皇图岭镇河西村,天空飘着一点毛毛雨,64岁的刘卫权看到了二哥刘卫民,立即迎了上去,两兄弟抱在一起,失声痛哭起来。

    两兄弟这一次见面,已经隔了半个世纪。

    50多年前,刘卫权的大哥刘卫国和二哥刘卫民带着当时才几岁的弟弟前往江西谋生,因刘卫权年纪尚小,大哥曾将他寄养在别人家中,却阴差阳错与弟弟失去联系。

    原来,刘卫权当年被人送到另外一个没有子嗣的农民家长大成人。懂事以后,他一直想着找到自己的根。近日,终于在宝贝回家公益组织的帮助下找到了自己的亲人。

    哥哥带他去江西谋生,意外走散50多年

    刘卫权今年64岁,住在江西宜春市,但从小他就知道,自己其实是湖南人,还有两个比他大10多岁的哥哥。

    尽管养父母对他也还不错,但寻根这件事一直在他的心中萦绕,尤其是年事已高之后,这种愿望变得更加迫切。

    在刘卫权印象中,自己出生于1957年左右,与家人失散的时候才八九岁。刘卫权回忆,自己应该是在四川出生,父亲当时在四川工作,但去世早,母亲在自己4岁的时候过世,之后他和两个比他大10多岁的哥哥回到湖南老家。

    后来,他和两个哥哥到江西谋生。“我们在江西吉安、新余等地都待过。”刘卫权说,每到一个地方,大哥都努力找事做,将他交给周边的人家照顾,付对方一定的伙食费。在他的印象中,大哥至少将他寄养了十多户居民家,光宜春就换了几户人家。

    在他7岁时,大哥将他寄养在宜春黄颇路的一位黄姓爷爷家,由黄家奶奶照看,大哥外出做事,每个月付14元给对方。

    “起初,大哥能按月给黄家钱,后来几个月就没有给了。黄家的经济状况也不好,养不起我。”刘卫权说,那时候,他已经懂事,每天下午都站在黄颇路口等大哥来接自己。

    没过多久,这户人家将他送到了一户没有儿子的农民家中,他这才安定下来,在养父母的照料下长大,并成家立业。

    刘卫权说,长大后,他对哥哥及家人的思念之情越来越浓。养父母去世后,他开始寻找哥哥。

    “1982年,我只身一人去了醴陵。”刘卫权说,因为自己离开多年,他也记不清叔叔住在醴陵什么地方,“我打听到醴陵有一个姓刘的村子,以为叔叔在那里,可找过去发现不对”。

    刘卫权介绍说,他听人讲,二哥刘卫民在醴陵一个油茶林场工作。他写信过去,但信被退了回来,原因是“查无此人”。

    “十几岁时,我多次去寄养过的黄家打听大哥的下落无果,不知道他们是不是不肯告诉我。”刘卫权告诉记者,有一位邻居告诉他,他被送走后,大哥来找过他,但是老人没有说出他的地址。

    “这么多年,我都是在思念中度过的,我经常梦到两位哥哥。”刘卫权说,虽然他已有了妻女,但总觉得自己像浮萍一般,很想找到失散多年的两位哥哥。

    “皇图岭”被记成了“黄土岭”

    早在2015年,刘卫权曾找到株洲本地的媒体,希望寻找他的家人,但媒体发出报道后也未能得到有效的线索。

    2019年,刘卫权又在别人的建议下,在寻人公益组织宝贝回家登记注册。

    2020年12月,宝贝回家组织一名上海的志愿者康健注意到这条线索。“之前有志愿者跟进过,但是没有核实到。”康健说,她跟进后立即联系了刘卫权,想尽可能地多挖掘一些信息。

    康健说,刘卫权记得自己的家乡在一个叫“黄土岭”的地方,有可能是醴陵人。因为在刘卫权记忆中,他前往江西时是在醴陵火车站坐的车,从自己老家到醴陵火车站大概要走几个小时。随后,志愿者在醴陵警方的协助下进行查询,发现在醴陵全域都没有与刘卫权所说信息吻合的家庭。康健与湖南志愿者在沟通群内交流时,猜测有没有可能刘卫权是攸县人,因为攸县有个皇图岭镇。

    很快志愿者又在警方协助下查证到,在攸县皇图岭镇河西村,有个叫刘卫民的人,今年78岁,有一个哥哥刘卫国,不过已经在几年前去世。

    志愿者“湖南记忆”马上联系了刘卫民,刘卫民接到电话后就哭了,“那肯定是我弟弟”。根据志愿者描述,他们的经历高度吻合。

    为了保险起见,志愿者安排双方进行了DNA比对,检验结果在前几天刚刚出来,证实两人是生物学上的兄弟。

    母亲临走前嘱咐他们抚养好弟弟

    双方将约定见面的时期安排在2月9日。一大早,刘卫民就起床在家中等待。刘卫权则在家人陪同下从宜春赶来。

    “你受苦了。”上午10时30分,已经满头白发的刘卫权刚一下车,二哥刘卫民立即迎上去,两位老人在毛毛雨中相拥,并痛哭起来。上一次见面,两人都还是天真少年,而如今已经满头白发。

    后来根据双方核对,刘卫权与两个哥哥失散的时间应该是在1968年,当时刘卫权10岁,大哥刘卫国26岁,二哥刘卫民25岁。刘卫民回忆说,母亲患有心脏病,弟弟从小就是他们带大的,洗澡、擦屁股的活都是两个哥哥做。在他10多岁的时候,母亲带着他们兄弟三人从四川回湖南,并在火车上去世。临死前,母亲交代他们兄弟俩一定要将年幼的弟弟抚养好,他们应允。

    回到攸县老家后,因为家庭原因,他和大哥带着弟弟前往江西谋生,做着给人拉木炭等活计。其中有两年,他在一个林场做事,弟弟被他带在身边。后来林场没了,他与大哥商量,由大哥负责一年弟弟的生活。大哥将弟弟寄养在当地人的家中,每隔一段时间就换一次,并给寄养人家一定费用。

    刘卫民后来又辗转多地谋生,当他再次见到大哥,询问弟弟的情况,大哥却告诉他,因为没能按时给一户寄养家庭钱,他后来再去找时,这户人家已经搬离了。后来,这个话题也成了兄弟间的一个禁忌,但他知道,将弟弟弄丢也成了大哥一生的痛。

    “大哥脾气暴躁,家里人提起这个事,他就发很大脾气。”刘卫国说,在他结婚的时候,不知道谁提起了这个话题,大哥又发了一顿火。

    在几年前,大哥刘卫国因病去世,没有留下子嗣,在弥留之际,却主动说起了弟弟。“他说这辈子应该是见不到弟弟了。”刘卫民说,自己也设想了很多种可能,但心中一直认为,弟弟很可能已经不在人间。

    两兄弟见面聊了很多往事,又来到大哥坟前,给他上了香。